“老田”的扶贫365—党建网

“老田”的扶贫365—党建网
“刘相君,46岁,2015年产生事故,做手术后呈现股骨头萎缩,现在拄双拐,无收入来历,急需进行股骨头置换手术。”  “……这项手术需花费10多万元,他的爸爸妈妈刘宝珍、李凤兰打些零工,一月1500元,这个家庭是贫穷户,此前的手术还欠有部分外债,再进行手术,有因病返贫的或许。”白杨沟村第一书记田彦军的扶贫笔记本。长城新媒体记者 冯硕 摄  在省机关事务管理局驻白杨沟村第一书记田彦军的笔记本里,像这样详细记载每户家庭基本状况、脱贫穷难等内容的习气,“自打来到白杨沟后,就一天也衰败”。  “我将这些本称为我的‘扶贫365’,”田彦军轻拍桌上厚厚一摞本说道,“干一天我就记一天,一年365天从不间断,光是2017年,我就记了12个本。”白杨沟村第一书记田彦军的扶贫笔记本。长城新媒体记者 冯硕 摄  白杨沟村坐落承德市隆化县东北部深山区,因为交通不便、信息阻塞,乡民多靠栽培玉米和外出务工为生。2017年,该村被确定为深度贫穷村,贫穷产生率一度到达79.3%。  “2017年4月,我来到白杨沟村,看到这儿风光一片破落,大部分房子仍是土坯房,河沟污水横流,年轻人都出去打工了,脱贫任务艰巨啊!”田彦军在他的“扶贫365”上如此写道。白杨沟村第一书记田彦军写扶贫日记专心的目光。长城新媒体记者 冯硕 摄  村里全体面对脱贫难题,详细到每家每户,又有着各不相同的脱贫穷境。  “相君这个手术有必要做,但家里拿不出那么多钱,我就到处了解问询,有没有针对贫穷户和大病的报销方针。功夫不负有心人,得知他家这种状况拿1万多就能做手术,我第一时间就跑去告知他们。”  驻村没几个月,田彦军看到了刘家脱贫的期望,这也给他带领整村脱贫致富带来极大决心。白杨沟村第一书记田彦军造访乡民家了解状况。长城新媒体记者 冯硕 摄  驱车从白杨沟村支部到刘家,连绵5、6公里的“山路十八弯”都已铺上硬化路。白杨沟村有13个自然村,乡民寓居相对涣散,刘家算得上是“山谷最深处之一”。  没在院中见到刘相君,田彦军笑着解说说:“现在相君腿脚好了,也不拄拐了,在镇上开了个按摩店,能自己日子了。”白杨沟村第一书记田彦军造访乡民家了解状况。长城新媒体记者 冯硕 摄  “多亏了田书记,”快人快语的李凤兰接过话头,“这孩子学啥都快,2015年,相君在外面跑大车,家里眼看就要脱贫了,谁知一场事故全给毁了。”  “咱们拿不出做手术的钱,孩子拄着双拐,也没有营生的活计,咱们两口子都六、七十了,每天不知道有多愁。”刘宝珍弥补道。白杨沟村第一书记田彦军时时刻刻用簿本记载着每家的难处。长城新媒体记者 冯硕 摄  “要不是田书记告知咱们有这样的好方针,咱们住在这山谷里头,哪能知道啊!”李凤兰有些呜咽,顿了顿,说道:“你看咱们家,房子创新了,地包出去了,再打点零工,日子可不是越来越好嘛!”  困难处理了,我们脱贫致富的决心更足了。白杨沟村面目一新。长城新媒体记者 冯硕 摄  2017年以来,白杨沟村先后建成两座规划200头以上的肉牛养殖场,2019年,村级光伏电站落户白杨沟,在这些企业的带动下,120户贫穷户悉数脱贫出列,2019年全村人均纯收入到达5800元。  “带动乡民脱贫致富,这些事不只记在我的本上,更记在我的心里,”田彦军满怀深情地说,“现在再翻看我的‘扶贫365’,能激烈地感受到这个村子几年来的改变,这些可都是我的宝物呢!”白杨沟村第一书记田彦军的扶贫笔记本。长城新媒体记者 冯硕 摄白杨沟村第一书记田彦军的扶贫笔记。长城新媒体记者 冯硕 摄 网站修改:朱琳瑄

发表评论

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。 必填项已用*标注